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 新健康> 热点> 热点新闻

女子减肥两年为啥越减越重?原因竟是30厘米大肿瘤

女子减肥两年为啥越减越重?原因竟是30厘米大肿瘤

分享
语音朗读:

减不掉的肥,原来是肿瘤。小昭(化名)两年来一直在减肥,但效果不好,最近走路越来越沉重,晚上不能平躺,连呼吸都困难。直至诊断出腹部有个30厘米直径的肿瘤。

这是一篇来自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谭先杰主任医师的手术笔记,完整地还原了一台高风险手术的台前幕后。作者是我国著名的妇科肿瘤专家,一场复杂又高风险的手术,让他面临从犹豫、焦虑到挑战、攻坚、直至完美收官的过程。手术背后,我们看到了一位医者对患者心无旁骛一心救人的仁义大爱,看到医生全力救治的勇气和担当,更看到医生所面临的压力和倾心付出。

医学越发展,人们对医学的期望越来越高,面对一些未能救治的遗憾,有时也会少了曾经的理性和接纳。纯粹地、心无旁骛去救治患者,是医生的朴素愿望。愿这个朴素追求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和支持,也愿医患间的大爱无疆,能够在和谐融洽的医患语境中被保驾护航。因为,体谅医生,就是善待我们自己。

(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谭先杰)减不掉的肥,原来是肿瘤。小昭(化名)两年来一直在减肥,但效果不好,最近走路越来越沉重,晚上不能平躺,连呼吸都困难。直至诊断出腹部有个30厘米直径的肿瘤。

小昭(化名)很年轻,娃娃脸,笑眯眯地和妈妈一起进入诊室。她们刚进诊室,我的助手就说:“这儿不是产科,您是不是走错了?”“没走错!”小昭妈妈很干脆地说。

小昭把衣服撩起来,我很吃惊。腹部膨隆,像个即将分娩的孕妇,而且是双胎孕妇!更让人崩溃的是,检查时发现肿物周围一点缝隙都没有,丝毫推不动!

从患者腹中取出的直径30厘米的肿瘤 谭先杰/供图

小昭告诉我她29岁,两年来一直在减肥,但效果不好,最近一个月,走路越来越沉重,晚上不能平躺,连呼吸都困难。

小昭先看的外科,但CT报告说这个肿瘤有30厘米直径,可能来源于妇科,于是她从网上抢到我的号。

凭直觉,我认为应该是良性的。但无论什么性质,手术风险都不会小,突然从腹腔中搬出这么大个东西,血压会维持不住,搞不好就呼吸心跳停止!

果然,小昭说她去过好几家医院,都建议她到协和。

我告诉小昭,我最近要出国开会,近期不能排手术。我建议她去找其他医生看看,如果需要我可以帮她推荐医生。

这个时候,小昭妈妈才说她和我中学同班同学的妈妈是亲戚,查了我很多资料,就信任我,她还说同学曾经给我发过微信。我翻看微信,发现旅居美国的同学前段时间的确给我发过微信,只是我默认已阅读回复了。

我有些内疚,但隐隐有些犹豫。行医这行当,似乎有一个攻不破的魔咒:越是熟人,越容易出问题!虽然如此,我很难让她去看其他大夫了,我无法拒绝小昭妈妈那信任的眼神。

人们对医学的期望值越来越高,一旦出现问题,有时难以接受。医患纠纷越来越多,医生的胆子越来越小。某些医院高风险手术能不做就不做,这大概是那几家医院不收治小昭的原因。

我让小昭去查大便常规和潜血。如果大便潜血阳性,就有可能是胃肠道的肿瘤。我还让小昭到麻醉科会诊,做术前评估——后来证明,这一步是正确的。

大便潜血显示阴性,很大程度上排除了胃肠道肿瘤的可能。按惯例和规则,我将小昭的病情提交妇科肿瘤专业组讨论,请老教授和同事们会诊。

我特意让小昭来到讨论现场,因为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思。近年人们对医学的期望值越来越高,一旦出问题,有时难以接受。医患纠纷越来越多,医生的胆子越来越小。某些医院,高风险手术能不做就不做,这大概是那几家医院不收治小昭的原因。

所幸协和仍然坚守有一线希望,就付出百分之百努力的信念!但我感觉,大家的勇气似乎也有些打折扣。因此,我担心如果不让小昭到现场,只根据影像学片子判断,讨论结果有可能是不做手术。但如果大家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年轻人就可能改变主意。

事实证明我完全多虑了!小昭进来之前,讨论就达成了共识:手术一定要做,否则病人没有活路!

我告诉小昭,床位非常紧张,需要等待。小昭说她家经济条件还可以,希望住国际医疗部。但我并不太希望她住国际医疗部。一是肿物良恶性都不清楚,如果是恶性,花费很大;二是手术难度可能很大,一旦发生意外,花费更难以估算。第三,一旦结局不好,或者医疗过程有瑕疵,追究起来,后果更严重——诉求通常是和付出成正比的。然而,小昭丈夫执意住国际部。

两天后,麻醉科主任黄宇光教授在走廊遇到我,说:“这个病人的麻醉风险非常高,但不做手术太可惜,到时候我们麻醉科会全力配合!”

这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3月29日,清明小长假前的周三,小昭住进了医院。

由于CT报告肿瘤压迫输尿管,所以计划30日上午放置输尿管支架管,防止术中损伤。然后再进行血管造影,阻断肿瘤的供血动脉,减少术中大出血的危险,3月31日,也就是周五手术。可当天的手术已排了不少,小昭的手术可能要在下午晚些时候才能开始。一旦前面的手术不顺,小昭的手术就有被取消的危险。

正在四处协调时候,黄宇光教授给我打来电话。他说小长假前做这样大的手术很危险,如果出现意外,搬救兵都困难,建议假期后再做。他说,如果需要,他亲自保障。我感动得差点落泪,为我自己,也为病人。

于是,小昭暂时先出院了。

[责任编辑:倪铭君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