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齐澣开河与韦损治湖

——读史谈片话镇江之九十三

2017-06-09 09:12

333

唐代宗 像

□ 习 斌 

开元二十五年(737),常州刺史齐澣调任润州刺史。据《新唐书》记载,齐澣是定州义丰人,“少开敏”,十四岁时碰到大诗人李峤,“峤称有王佐才”。

到润州上任不久,齐澣便碰上了一件棘手之事。什么事呢?由润州渡江至扬州的长江主航道发生了淤塞。唐代以前,京口江面宽达四十余里,江险难渡。大约从六朝时期开始,随着泥沙淤积,长江主航道南坍北涨。瓜洲原本只是靠近长江北岸的水下暗沙,此时逐步成为江中小岛。因形状似瓜,故取名瓜洲。而京口这边,则是大片陆地坍入长江。原本在丹徒、谏壁沿江地区的西汉吴王刘濞墓、东汉扬州刺史刘繇墓,正是在此期间坍入长江。长江北岸江滩在唐朝继续增长。到了唐玄宗开元年间,瓜洲不再是江中小岛,而是和北岸土地连成一片。

南来北往的船只由润州渡江北上,必须要经过京杭大运河。由长江进入运河的渡口,江南是蒜山渡;而江北那时候还不是瓜洲渡,而是扬子津。可是由于泥沙淤积,到齐澣担任润州刺史的时候,扬子津已远离江岸二十多里。如此一来,船只由润州北上,必须绕过瓜洲,才能到达扬子津,进入运河。这时候瓜洲的面积已相当之大,南北足足有二十五里,横亘在长江之中。船只由润州北上,必须要先往上游航行,然后绕过瓜洲,再沿长江北岸,驶向下游的扬子津。绕行的这段水路迂回曲折,长达六十多里,而且风浪很大,经常有船只在这里发生翻船事件,无疑既不便于运输,又增加了行船的风险。

齐澣于是给朝廷上书,反映这个问题,同时提出自己的建议。齐澣认为,不如从瓜洲另开一条运河,直达扬子津。这样由润州北上的船只直行进入新河,即可免除绕行之苦。朝廷很快批复同意了齐澣的建议。于是新开运河这件事,就在齐澣的主持下,提上了议事日程。

齐澣主持开河,是在开元二十六年(738)。齐澣新开的这条运河,名叫伊娄河,也被称为瓜洲运河或是扬州新河。在齐澣开河期间,大诗人李白正巧经过曲阿。他看见船工、纤夫正挥汗如雨,通过水路运输石头,于是写下了著名的《丁督护歌》。“云阳上征去,两岸饶商贾。吴牛喘月时,拖船一何苦!”意思是,云阳段运河两岸住着那么多商贾大户,可在河里,拖船的工人却在服着徭役,连黄牛都热得对着月亮直喘气,他们却要拖着船逆流而上,多么辛苦。这是一首现实主义作品,体现出李白对普通劳动人民生活疾苦的关心。

李白目睹到的,正是开凿伊娄河的工料运输现场。船工、纤夫通过水路,将大量石块运送到京口,然后再渡江运往瓜洲。

伊娄河长达二十五里,修成之后,从润州北上的船只直行渡江,行驶二十里后,即可进入伊娄河。然后沿伊娄河而上,就能到达扬子津,进入京杭大运河。

伊娄河建成之后,作用显而易见。首先,建成一年之内,瓜洲附近江面再也没有发生翻船事故,大大降低了行船风险;其次,有效缩短了船只行驶的路程,一年之内,大约节约了几十万运费;此外,齐澣还在瓜洲设了伊娄埭,官府在那里负责征税,为朝廷增加了一笔税收。

我们前面说过,由于泥沙淤积,瓜洲这才与陆地相连。和瓜洲相连的陆地是扬州,可为什么在瓜洲筑河,却由润州刺史齐澣负责呢?原来,唐朝时随着瓜洲的面积越来越大,这片新增的土地也就划归润州管理了。这就是齐澣主持开凿伊娄河的原因。后来到了唐代宗年间,淮南节度使张延赏提议,瓜洲的管辖权应以长江为界。这一提议得到朝廷批准后,瓜洲才划归扬州。也就是说在唐代早期,瓜洲一直属于润州管辖。

齐澣开凿伊娄河,这是中国漕运史上的一件大事,直接促进了京口、瓜洲南北渡口的繁荣。特别是瓜洲渡,由此取代了原来的扬子津,成为大江北岸最为著名的津渡码头,历代文人墨客在此留下很多动人诗篇。

都说沧海桑田,世事难料。到了清朝末年,长江主航道再次发生巨变,只不过不同于唐朝初年的南坍北涨,而是南涨北坍。如此一来,唐代出现的、驰名天下的瓜洲古渡,连同瓜洲古镇一起,坍入长江。而江南的京口,随着泥沙淤积,千年古渡西津渡不复存在,原本位于江中的小岛金山也与陆地相连,成功登岸。当然,这已是一千年后的事了。

对于齐澣开河的历史功绩,时人称颂不已。大诗人李白就曾写下诗篇:“齐公凿新河,万古流不绝。丰功利生人,天地同朽灭。”李白诗里的齐公,指的便是齐澣。对于齐澣开凿伊娄河,李白给予了极高评价,认为这是一件可以和天地共不朽的丰功伟绩。伊娄河后来在中国漕运史上的确发挥了重要作用。这段运河,也就是现在扬州瓜洲镇到扬子桥之间的古运河。

众所周知,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,唐朝由盛转衰。安史之乱平定后,中原地区的经济发展已是遭受重创。这么一来,全国财赋的征集和转运主要集中在了江淮地区。而江淮地区的财赋北上,必须依托运河。安史之乱历时八年,很多河道长期无人管理,淤塞废弃,无法航行。运河运输受到了很大影响。

吏部尚书刘晏受唐代宗委派,实施了江淮漕运整治。他发动民工,组织兵丁,疏浚河道。很快,漕运得以全线畅通。后来韩滉出镇润州,能将大批粮食通过运河,运往京师,主要就得益于刘晏这次对河道的疏浚。

刘晏关心的不仅仅是运河,他对整个东南的漕运体系都十分关注。西晋时,大将陈谐曾在曲阿开凿练湖,练湖方圆达四十里。到了唐代,由于江南人口的增加,丹阳当地很多豪强大族开始向水面要田,他们筑起长堤,将练湖湖面拦腰截断,然后放掉里面的水,开垦肥沃的湖田。如此一来,丹阳一带的水系受到严重破坏。丹阳及周边近三十里地方,五万多居民的生活和生产受到影响。

当时任润州刺史的是韦损。韦损得知这个情况之后,决定着手整治练湖。经过韦损的整治,练湖终于得以恢复,不仅解决了丹阳、延陵、金坛三地农田的灌溉问题,而且为江南运河丹阳段和京口段提供了丰富水源。根据史料记载,当时练湖之水只要泄一寸,运河之水便能涨一尺。练湖的恢复,在当时意义十分重大。

对于韦损的做法,刘晏十分支持。刘晏专门上奏朝廷,希望能褒赏韦损。代宗接到上奏后,专门下诏,对韦损予以褒奖。可惜的是,后来由于周边围垦现象越来越严重,历史上十分有名的练湖,在上世纪彻底从地图上消失,现在徒留下一个地名。

责任编辑:小君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